您的位置: 文章 > 资讯 > 卷烟

控烟与其它权利的多方博弈愈加激烈

2024-04-30 烟业智汇 7417阅读

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控烟条例》正式实施第10年。10年来,深圳开展一系列控烟执法“车轮战”,先后创下8个国内”首例”,开出首张向未成年人售烟的3万元罚单、首张针对网吧控烟不力的3万元罚单、首张针对违法吸烟者逃跑的500元罚单、首张违法吸电子烟的罚单、首张电子烟实体店罚单,以及首次将电子烟加入禁烟标识,首先试点安装控烟“电子眼”。

图片


4月11日,深圳发布了《<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2023年度执行效果评估报告》。报告显示,十年来深圳各类场所的禁烟标识张贴合格率由2014年41.1%提升至96.6%,公众控烟条例知晓率明显提升。深圳控烟最不理想的五类场所是:酒吧/歌舞厅,73.5%;网吧/游艺厅,67.4%;餐饮,43.8%;休闲服务场所,40.3%;宾馆/酒店,34.7%。《报告》还显示,74.9%的现在烟草使用者正减少吸烟或尝试戒烟,65.5%的现在电子烟使用者正减少或尝试戒烟;无论是场所管理者还是公众,均高度认同“每个人都享有无烟环境权利”,达到93.9%;公众对无烟法律的支持度10年来持续攀升,由2014年全面无烟法律施行之初的81%提升至94.1%。


《报告》建议,应规范吸烟点设置,并关注家庭吸烟问题。针对控烟死角,场所管理者要加强楼梯走廊和厕所的巡查,鼓励使用烟雾探测器等科技手段加强监控。


近年来,辽宁省15岁及以上成人现在吸烟率已由2017年29.2%下降至目前的23.1%。为了解全省烟草流行现状和变化趋势,实施更加有效的控烟策略和干预措施,今年辽宁省选取沈阳、大连、鞍山、本溪、锦州、阜新、朝阳、盘锦、葫芦岛9个市的10个县(区)作为监测点,继续开展烟草流行调查。监测内容包括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烟草使用、电子烟使用、戒烟、二手烟、烟草价格、控烟宣传、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以及居民对烟草使用的知识和态度等信息。辽宁省还制定了2024年控烟干预工作方案,以青少年、吸烟者、孕产妇为重点人群,广泛宣传烟草危害。

图片


4月份,最受公众瞩目的与烟草有关的社会事件是“打烟牌”。“打烟牌”是最近风靡广东、广西、湖南、海南等地小学校园的游戏。用来“打烟牌”的“烟卡”是用香烟包装盒做的,孩子们聚在一起,以空掌心击拍地面,烟卡被掌风击中翻面就算赢。这个简单的游戏引发了孩子、家长、学校和社会的轩然大波。控烟人士表示:“拍‘烟卡’游戏存在影响学生身心健康、分散学习精力、不良价值导向的风险隐患,学生在游戏中可能会对吸烟产生兴趣和好奇心。从这个角度来讲,‘烟卡’售卖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一些家长也担心“烟卡”会过早让孩子接触香烟,同时会让孩子形成攀比心理;学校则陷入了“允许还是禁止”的管理困境,有学校和教育局干脆直接发文禁止。


但更多的媒体和家长则表示,“打烟牌”不是今天才流行起来的游戏。早在上个世纪,很多70后、80后男生便痴迷于“打烟牌”、“打火花”、“打弹珠”等游戏。其实孩子们所迷恋的并不只是通过游戏获得的一份快乐,也能从中得到对于规则、心智的塑造。此外,火柴盒和烟盒上的绘画带来的艺术感染,也是一份精神营养。收集火花和烟盒,本就是收藏界的一项传统。人们普遍认为,教育从来不是把孩子们当成娇柔的花朵,供养于温室,而应该是经历阳光风雨后依然坚韧挺拔的翠竹。没有一项游戏是完美的,如果一言不合就“封杀”,那是因噎废食。


国际方面,《烟业通讯》报道说,在巴西举行的一个由医疗专业人士、政治家和政策制定者参加的会议上,发起了“像瑞典那样戒烟”的活动,旨在激励和支持世界各国效仿瑞典那样控烟,瑞典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宣布成为第一个获得正式“无烟”地位的国家。


“像瑞典那样戒烟(QLS)”创始人苏埃里·卡斯特罗(Suely Castro)表示:“瑞典通过确保更加安全的吸烟替代品的可及性、可接受性和可负担性,实现了戒烟成功这一非凡成就。”“在一个国家49%的男性过去经常吸烟的国家,通过允许吸烟者转向只有少量风险的产品,如鼻烟这一传统无烟烟草和其他无烟替代品如电子烟和尼古丁袋,实际上已经消除吸烟所带来的危害”。卡斯特罗说,早期的研究表明,如果其他国家实施瑞典帮助吸烟者戒烟的全面方法,今天将有300多万欧洲人仍然活着。


但同样是无烟替代品,例如尼古丁袋,在新西兰却受到了警告。新西兰的卫生专业人士正在对新型尼古丁产品进行警告。他们说,一款以瑞典为基地的宣称可以帮助用户戒掉尼古丁的无烟尼古丁袋,正在渗透到新西兰的学校中。对此,奥塔哥大学教授、Aspire2025联合主任理查德爱德华兹(Richard Edwards)对《先驱报》表示,他们对这些产品在年轻人中的普遍接受度而感到担忧:“尽管这些产品可能不像吸烟那样有害,但它们可能同样或相似地成瘾,这可能导致年轻人广泛使用,并对尼古丁产生广泛的成瘾性。”

图片


去年,英国首相苏纳克宣布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禁烟政策,即《烟草和电子烟法案》(Tobacco and Vapes Bill),这项法案确保从2024年起,任何未满15岁的人都将被禁止购买香烟,并进一步减少电子烟对儿童的吸引力。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英国将成为世界上反吸烟措施最严厉的国家之一。当局称,这将创造现代英国的“第一个无烟世代”。该法案一旦实施(官方目标是2027年),英格兰人可以购买香烟的法定年龄将每年提高一岁,直到最终对所有人都是一项非法行为。除此之外,该法案还包括打击青少年抽电子烟的措施,如禁止销售廉价的一次性电子烟并限制其口味,以防止儿童对尼古丁上瘾。保守党内知名人士,包括前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特拉斯(Liz Truss)都表示,该法案限制了个人的自由。虽然苏纳克领导的保守党内部对此表示强烈反对,认为此举可能会造成黑市,并将“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未来几代成年人”。但该法案还是在议会顺利通过了第一道关卡。英国上议院预计将于6月对该法案进行投票。


从4月份国内和国际的主要控烟动作来看,作为公共决策的控烟行动,其前提是依托程序和规则的博弈。控烟看似在为民立言,并由此将控烟的范围迅速外推到各类公共场所,却缺少对公共场所的界定、对烟民利益的权衡等多方面的必要论证,难免遭受一些质疑。短期来看,控烟并不是要通过牺牲烟民利益来捍卫非烟民的利益,控烟行动的前提是捍卫所有人的权利,包括那些烟民,以及商业场所。控烟的真正意义在于,在保证基本的私人权利的基础上尽量达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至于这个私人权利的内涵和外延,以及它该为公共利益做出多少让步,则是个多方博弈的问题。

锦瑟

本栏目发稿请联系Q/V:6193121 内容图文由第三方提供,不代表烟悦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版权申明

阅读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