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章 > 资讯 > 卷烟

日本新干线即将全面禁烟,吸烟者沦为“烟草难民”

2023-10-31 金叶漫谈 3万阅读

在我们的印象中,在高铁上吸烟似乎是不被允许的事,因为这涉及到高铁的运行安全,而且单独配吸烟室在成本上也划不来。然而,在日本,部分新干线高铁上却有专门的吸烟室可以抽烟。


众所周知,日本在控烟方面实行“分烟”制,公共场所禁止吸烟,但是考虑到全面禁烟对服务行业的影响,允许临时设立吸烟区,但要明确标注可吸烟的区域,防止未成年人和孕妇进入。


不过,当我们还在感慨日本在控烟方面人性化的举措时,新干线运营商突然宣布要全面禁烟了。

图片


日本东海、西日本和九州旅客铁道公司三家新干线运营商一致决定,从明年春天起废除列车上的吸烟室。届时,日本新干线所有列车都将禁烟。


据日本共同社18日报道,这三家铁路公司的每列列车上有大约2到3个吸烟室,今后将全部废除。这个空间可能会被用来储存供紧急状况下使用的饮用水。


据日本广播协会报道,这一决定主要影响连接东京和大阪的东海道新干线以及日本西部的山阳及九州线路。此外,西日本旅客铁道公司还将从明年春天起关闭多个车站站台上的共8个吸烟区。

图片


三家公司均表示,新措施是考虑到近年来吸烟人数减少,以及人们对健康的关注程度不断增加。

图片


新干线的逐步禁烟之路


东海道新干线于1964年10月1日开通,2024年将是开业60周年。开通之初还没有禁烟车,每个座位都可以抽烟。视频中还可以看到烟灰缸。

图片


第一辆禁烟车辆于1976年推出,即该公司开业12年后。“儿玉号”16号车厢禁烟,后来改为1号车厢,但只有一辆车禁烟。

图片


然而,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日本国铁增加禁烟车厢数量”的签名活动开展,禁烟车厢的数量逐渐增加。

图片


新干线上的禁烟车厢以前只有自由席,后来逐渐扩大到包括指定席,1986年的一篇新闻报道称现在共有四节车厢禁烟。到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一半以上的车辆已无烟。

图片


2007年开始运营的N700系列所有座位均禁止吸烟,但设有“吸烟室”。

图片


2024年春季,吸烟室将被废除,这将是新干线运行60年来首次在所有列车上禁止吸烟。

图片


吸烟者沦为“烟草难民”


针对新干线废除吸烟室的举措,不管是烟民还是非烟民都发表了各自言论,网络上有“当然”、“乘坐很舒服”等正面评价,但也有人表示“我会选择乘坐新干线而不是飞机,因为我可以抽烟”,还有一些喜欢抽烟的知名艺人也公开表达了不满。


烟民哀叹:


“新干线列车不是会两个小时都不停吗,如果不能吸烟,会感到压力很大。”“他们将继续妖魔化(吸烟者)。”


“自从吸烟车变成吸烟室之后,我就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但当全面禁烟的这天终于到来了,我感到很震惊。对我来说喝着罐装咖啡吸一口烟休息一下是非常幸福的时刻,我觉得很伤心。市内和商店里可以吸烟的地方越来越少,没想到新干线也……”


吸烟者还从另一个角度表示了反对:


“尽管吸烟者缴纳了很多税,但可以吸烟的地方却越来越少。市区和商店里可以吸烟的地方越来越少,现在连新干线都不能吸烟了。”


事实上,卷烟的价格包括国家烟草税、地方烟草税、特种烟草税、消费税四种,约占总价格的60%。例如,如果产品每盒售价为580日元,则税负将为357.6日元(61.7%)。


还有人愤慨地写道,“铁道公司忘恩负义”,并指出2007年设立“烟草特别税”是为了偿还原日本国铁的巨额债务。


“每支香烟约1日元用于偿还JR债务。其实JR应该感谢烟民才对……”


(注:1988年JR分拆并私有化时,约37.1万亿日元的债务由各JR公司、JR结算公司和新干线所有权组织继承,但JR结算公司于1998年解散。结果,国家继承了约24万亿日元的债务,并设立了特别烟草税来偿还这笔债务。)


也有人宣称要戒烟,他说:


“我因为工作原因从兵库县姬路市到东京花了三个小时,使用了两次吸烟室的服务。我会利用这个机会尽力戒烟。”


甚至不吸烟者也对吸烟者表示同情,说:


“我为他们感到难过。他们应该有吸烟的自由。”


知名的搞笑艺人ビートきよし(荒川良友)在社交媒体公开与全球反烟情绪背道而驰,他宣称“我就是要抽烟”。


“我才跟不上这种一遍又一遍抨击烟民的潮流。”


他还吐槽说:


“明明喝酒的人会出现醉驾、酒后打架、猥亵、呕吐、露宿街头、酗酒、家庭破裂等种种可怕的事,但为什么总是只把吸烟当作敌人?”


比起吸烟,认为酒精是更大的问题的人也不少。


“我不抽烟,但说实话,只要吸烟室保持‘隔离’我就不太在意。如果是气味问题,那还好,因为抽烟的人都会去吸烟室,我更在意座位上喝的酒和零食的味道。而且,酒精的问题是醉酒的人会引起麻烦。”


图片


无处吸烟引起的种种问题


现在的日本喜欢吸烟的人变成少数派了。从促进健康和预防被动吸烟的角度来看,过去几年,香烟和吸烟者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新冠病毒大流行导致了进一步的变化,许多公司缩小或取消了吸烟区。


根据厚生劳动省的国民健康营养调查,1989年,成人吸烟率为男性55.3%、女性9.4%,但2019年下降至男性27.1%、女性7.6%。人们可以吸烟的地方逐年减少,成为“烟草难民”的人们的流动也给周围的人带来了混乱。


废除新干线吸烟室这个决定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担忧。


“由于城市里可以吸烟的地方越来越少,街上吸烟和乱扔烟蒂的现象越来越多。如果新干线取消吸烟室,我想有些人会开始在厕所里吸烟……”


毫无疑问,在过去几年中,抱怨厕所有烟味或发现电子烟头散落在各处的顾客数量有所增加。新干线的一名乘务员认为,过渡到全面禁烟后,会有一些乘客在列车上偷偷吸烟,或者在禁烟车站或周边做出“吸烟”之类的事情。


乘务员的这种担忧已经在其他地方作为“问题”出现了。在东京千代田区经营一家商店的斋藤明子(化名,60 多岁)感叹她的商店旁边的小巷(私人土地)突然变成了“吸烟区”。


千代田区被誉为反吸烟运动的先锋区域,2002年成为全国第一个在全区(不包括皇居)街道上禁止吸烟的自治体。该地区有很多大公司的总部大楼和高层建筑,但许多大楼和办公室内禁止吸烟,再加上街头没有吸烟区,所以吸烟的人都会躲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吸烟,比如斋藤女士旁边的小巷子里。


类似的吸烟问题在各地屡屡发生。在禁止吸烟的地方吸烟当然是错误的,但单纯减少吸烟区的数量只会导致更多这样的问题。正如东海道新干线所解释的那样,吸烟者的数量确实在减少。然而,允许吸烟的场所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减少。


目前,新干线列车上完全废除吸烟室似乎不仅给吸烟者带来了各种问题,也给不吸烟者带来了各种问题。

简图

本栏目发稿请联系Q/V:6193121 内容图文由第三方提供,不代表烟悦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版权申明

阅读推荐

更多>>